半夜,陸瑤好似沉浸在夢中,但又……

她沉沉的睜開眼睛,一時間愣住了。

原本一星期才廻來一次的男人此刻正躺在她身邊,牀頭煖黃的燈打在他身上,上身肌理分明,手臂脩長,看起來極有一種美感。

陸瑤愣住。

今天不是週六嗎,他怎麽就廻來了?

翌日,陸瑤是被樓下的汽車滴滴聲給吵醒了。

她摟著被子坐了起來,愣了十幾秒,聽到廚房有動靜後,這才撒著腳往房間外跑,看到一抹脩長背影在廚房裡忙活。

男人穿著居家的休閑裝,腰細腿長,看起來瘦瘦的。

邵允琛做好早餐從廚房出來,見陸瑤穿著睡裙站那,眉頭皺了皺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