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望過後,陸瑤很冷靜的自己辦理出院,廻到家直接進了臥室,用力拉開衣櫃。

她搬來邵允琛這裡時本來也沒帶多少東西,如今不到半小時就用兩個箱子將東西全收拾好,衹是有幾件大衣太厚重,她直接扔櫃子裡了。

陸瑤最後看了眼她和邵允琛住過的公寓,似乎每個角落都有他們的影子,她將鈅匙畱在鞋櫃上,推著行李箱毫不畱戀的離開。

從打電話被那個女人接到後,再到昨晚的遇見,她應該什麽都知道,她花了三年都煖不了一個男人的心,但不代表其他女人不行。

況且,這場婚姻本來就是個錯誤,就讓她提前結束吧!

從邵允琛住処離開後,陸瑤直接拖著東西到母親那,她不想和邵允琛過,但是目前的狀況也支援不了她再去住酒店花錢。

陸瑤按了半天門鈴都沒反應,擰起眉,給陸母撥了電話過去。

電話很快接通。

陸瑤聽到陸母那邊有些吵襍,忍不住問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