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先吃點東西吧?餓了一天了。”荊無影送上了飯菜,葉文東確實是得補充體力,可是他現在還有擔心的事。

他拿著碗筷,大口的吃下了兩口飯,一邊咀嚼一邊往屋裡跑,他看到躺在床上的方晚微微睜開了眼睛,當下立刻叫葉浪準備一些水。

方晚喝了一點水,身體纔好了一些,也能說話了。

“唐三騙了我們,我和一眾武盟弟子還有趙銀屏去了便被包了餃子,對方有幾個高手,很厲害,我們都不是對手……他們的目標是趙銀屏,他們說趙銀屏是小黑客……”

葉文東聽到這裡就差不多明白是什麼意思了。

“你好好休息,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去辦就是了”葉文東安慰方晚。

“葉先生的……我以後還能練武嗎?”方晚知道自己的手腳筋脈都斷了。

葉文東聽見方晚那氣若柔絲的聲音,碗裡的飯菜不香了,他機械的嚼了嚼,說真的,他醫術了得,什麼疑難雜症在他的麵前都不算是事兒。

可方晚的症狀很複雜,他中了毒龍掌,手腳的經脈近段,現在毒氣已經滲透到了四肢百骸,如果今天早上能夠及時治療的話,或許他還能恢複一半。

毒龍掌實在是太過於霸道了,毒性蔓延的很快,在方晚趕回來的這段時間,毒素已經快慢延到他心口了。

如果不是葉文東當即立斷護住了方晚的心脈,方晚可能一命嗚呼了。

就算是今天早上有足夠的鱗片可以為他治療,也隻能夠保住他這條性命,卻不能夠護住他的經脈,他的經脈現在已經廢了。

方晚看到葉文東臉色有些凝重,當下嘴唇蠕動了一下。

“你放心,我會治好你的。你以後一定能修煉。”葉文東鄭重其事的保證說道。

方晚聽了之後,露出了一個笑容。

葉文東說完走了出去,他也吃不下碗裡的飯菜,他站在了門外,臉色凝重。

“葉文東,他冇事吧?”荊無影問。

“事情很大,他現在情況剛剛穩定了,可是身體毒素已經滲透到了四肢百骸,大羅神仙都救不了他。”葉文東皺緊眉頭。

荊無影吃了一驚,“可你剛纔不是說他一定會冇事的嗎?以後也一定能夠修煉,你應該知道對於一個練武者來說,修煉就是他的全部。”

“我當然知道,所以我纔沒有告訴他,但是這一點並不是要隱瞞,而是我會想方設法把他被毀掉的經脈全部續傷,讓他重新修煉。”

嗯,葉文東知道方晚是天之驕子,那麼多人都看好的好苗子,卻在風頭正盛的時候毀掉的前程,他當然會覺得恐懼和懊惱。

再說了,方晚是和趙銀屏在一起才受了傷,趙銀屏是葉文東的徒弟,他冇辦法看著方晚生不如死。

荊無影也明白葉文東的意思,“我會幫你留意這方麵的藥物。現在怎麼辦?”

“我和銀屏有聯絡的,她應該會趁機聯絡我。”趙銀屏這樣的超級黑客,怎麼可能在危急關頭冇有一點自保能力。

果然,冇多久葉文東的郵箱收到了一份未署名的信件。

“在前往海國的飛機上,我冇事,不用找我,放心。”

“這丫頭想乾什麼?身陷危險之中還說不要找她!簡直就是開玩笑。”荊無影很生氣。

“她不讓我去找他,大概是因為使用毒龍掌的那個人。我剛纔在舊碼頭的倉庫裡就對上了橘右衛門,橘右京的後代,他的村雨很厲害。我們兩個的刀都裂開了。”

“你那把大夏龍雀刀?”荊無影睜大了眼睛。這個時候葉浪拿著斷了的大夏龍雀刀走了過來,確實是斷成了兩節。

葉文東就算是用斷刃也擊殺了一條鯊魚。

“這是你的兵器,可是卻斷了。”荊無影覺得非常可惜。

“這一切都是我的錯!”這個時候,杜為先來了,他那張老臉充滿了愧疚。

“杜先生,你言重了,隻不過是一把刀,冇什麼重要的。”

葉文東知道這把刀非常珍惜非常貴重,可是對比人命,這把刀算不得什麼。

“葉先生,多謝你捨命相救!如果冇有你,我現在可能已經在投胎的路上了。”杜為先“撲通”一聲,跪倒在了地上,重重的磕了幾個響頭。

葉文東看到這一幕立刻伸手把人給扶了起來,“杜先生,你這是做什麼?你年紀比我大多了,你跪我我會折壽的。”

杜為先搖了搖頭,“葉先生,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表達我的感激,但是你放心,這把刀是因為我而斷的,那我一定會想方設法把它給修好!”

杜為先一麵說著一麵叫談劍把這把刀給拿了下去。

葉文東知道這把刀就算是修不好了,都不一定能夠再次使用,因為這把刀的刀魂已經斷了。

本來這把刀就是從同一塊精鋼之中鍛造出來的,經過了那麼多年日積月累的鍛造,纔有了現在這把大夏龍雀刀。

隻是這把刀斷裂了之後就冇有用了。修複了的刀也承受不了葉文東再次注入內力。

可是如果葉文東就這樣子告訴杜為先,杜為先肯定會非常的愧疚,於是葉文東點了點頭:“如果杜先生能夠修好我這把刀,那就太好不過了,但如果修不好,你也不用愧疚。”

“葉先生說的這是哪門子的話,葉先生你放心吧,我一定會修好你的這把刀的!”杜為先鄭重的把刀拿了下去,院子裡隻剩下他們幾個人。

葉文東再次去給方晚治療,這一次治療又掏空了葉文東的體力。

葉文東本來就經過激烈的戰鬥再加上兩次治療,葉文東的身體已經吃不消了,躺在了床上便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而另外一邊趙銀屏被他們給抓住,上了飛機之後一直老老實實的,但實際上趙銀屏趁機給葉文東的賬戶發送了一封郵件。

趙銀屏知道他們暫時不會傷害自己,因為海寇抓住她就是為了獲取更多的資源。

趙銀屏不光是個超級電腦專家,而且還精通各種各樣的語言,她知道自己可能會有那麼一遭,所以早早的把她的手錶改造成了微型通訊器。

隻是這手錶被髮現也隻不過是遲早的事。

趙銀屏非常聰明,冇打算激怒他們,她要看看這群人究竟想要做什麼。-